飄雨小說 > 千金重生:心機總裁套路深 > 第1292章 我背你(3)

第1292章 我背你(3)

一秒記住【飄雨小說 www.crdgi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是你媽媽給的,說你大咧咧的,上山必崴腳。”應景時一臉深意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媽?我媽干嘛不給我,給你?”

    白茶莫名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應景時定定地看著她,眼角微微上勾,不笑卻帶著幾份揶揄的意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在揶揄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嗎?那現在崴的也不知道是誰?”白茶嘲笑地道,“平地摔,嘖嘖,大小腦發展很不均衡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聞言,應景時沉默地別過臉去,拒絕聊天。

    白茶再一次蹲到他腿邊,拿起藥給他噴在患處,用手緩緩揉開,也不敢用了力。

    應景時低眸看向她,女孩柔軟的指尖就貼在他的腳上,揉開冰涼的藥水,力度柔得撩人。

    她瑩白的指尖一不小心劃進他的褲管,擦過他的小腿,應景時喉嚨一陣發緊,背緊繃起來,忽然有些不大想讓她揉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他去拉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茶無語地看他一眼,切,搞得誰愿意伺候他似的。

    她撇撇嘴,拿起膏藥貼給他貼上,然后在他身邊坐下來,“那先休息會吧,看看一會兒能不能走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應景時頜首。

    白茶坐在那里,拿紙巾擦掉手上的藥水,問道,“你怎么走到這里來了?”

    照理說,他這個時候應該和周純熙甜甜蜜蜜著呢。

    “我是亂走的。”

    應景時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肯定是凌宇和萬程那兩個智障,沒搞懂地圖。

    懸崖邊上溪水潺潺,穿過石頭擊出白色浪花,水質十分的清。白茶見他看雕像,便道,“你剛才來的一路上應該看到很多雕像吧,大多都是這女孩的事跡,她后來暗中救了不少的童男童女,又在這里隱秘生活,所以從山腳到神壇上到

    處都有她生活過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雖然沒有在一起一輩子,卻各自為戰,救了很多人,很偉大。”

    應景時看著婦人幾乎快掉出懸崖的身影道。

    白茶的目光黯了黯,“是啊,只要能救到人,就是活得有意義了,其余的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女孩三十年的寂寞很重要,可惜大將軍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聞言,白茶長長的眼睫顫了顫,轉眸看向應景時棱角分明的側臉,笑容有些蒼白,“不可惜,大將軍是有后人的,如果他知道,又怎么可能心安理得地廝殺疆場,與妻子相

    敬如賓呢?”

    不可惜。

    可有他這句話,她也夠了。

    “他有妻兒?”

    應景時一怔。在他看向她時,白茶已經轉過臉去,很好地收斂了表情,“是啊,他有,對于大將軍和他的妻兒來說,難道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才更好么?三十年后一遇,大將軍自刎而亡,

    一個好好的家庭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如果那女孩知道后來的結局,一定會從一開始就選擇不去等待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,不是應該在一切沒發生之前去爭取么?”

    應景時不理解她的腦回路。“因為在她身邊的豐殷未必能成就大業,大將軍三十年都不曾踏足這里一步,也未必是真愛她……”白茶微笑著道,“我一直覺得豐殷自刎,不是出于愛情,而是出于對女孩

    三十年等待的羞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與其這樣,那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不等,成全豐殷一生的完美,解脫自己,對誰都好。”白茶凝視著婦人的雕像說道。

    應景時坐在她身邊,靜靜地注視著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她好像對這個故事特別感觸,仿佛已經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按了按胸口的位置,眉頭微蹙,可能是情景太過交融,他竟然聽她的字字句句聽到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對。”

    他應道。

    白茶轉眸看向他,克制著自己的情緒,“對吧,你也贊同我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豐殷對她未必是真感情,若是,應該是一輩子不娶。”應景時低沉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白茶點頭。

    兩人坐了好一會兒,白茶看看時間,轉眸看向應景時,“怎么辦,是上去還是下去?要不下去吧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上去看看神壇,來都來了,不看可惜。”

    應景時看她。

    國人最可怕的四個字——來都來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站起來試試。”白茶說著蹲下身去,替他將襪子穿上,又穿上鞋,鞋帶系得很松。

    腫得更厲害了。

    這要上到神壇,明天指定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應景時試圖站起來,人晃了下,白茶急忙去扶他,應景時一把握住她的手,握得緊緊的,另一只手去搭她的肩膀,面朝著她站起來。

    她抬眸看他,臉是白的。

    結果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別逞強了,你這樣是走不到神壇的。”

    白茶蹙眉說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應景時沉默地站在她面前,沒有說走,但也沒說放棄,就這么定定地看著她,像小孩看著大人。

    看屁看,她被他這種眼神霍霍了多少年,怎么可能還會重蹈覆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茶在心里冷哼一聲,冷著臉不妥協。

    他修長的五指牢牢地握著她,掌心熱到發燙。

    小小的亭子里,他看著她,一直看著她。

    真是夠了……

    白茶敗下陣來,臭著臉將他的包往前面一背,然后轉過身去,背對著他,“來吧,我背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這是應景時沒想到的,他只想讓她陪他上去,他頓時愣在那里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點,還想不想看神壇了?”

    白茶不耐煩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走你別想好好地回家過年了,你得廢在這里。”白茶催促他,“快點,我力氣大,我可以背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發現她真的不是開玩笑,應景時卻失笑了。

    背他,虧她想得出來。

    他看著她瘦弱的背,實在不忍心上去,還沒來得及開口,白茶忽然將手伸到后面,一把攥過他兩條手臂搭上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頓時將她抱了個滿懷。

    他的眉挑了挑,這感覺……還不錯。

    “那試試?”

    他放松雙臂,從后抱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白茶咬咬牙,雙手搭到他的腿上,將他整個人背起來,一步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居然真的能背。應景時的眼角顫了下,力氣還真是挺大的。
11选五选胆方法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