飄雨小說 > 重生之先聲奪人 > 第四百九十二章(10月6日第九更!求月票!)

第四百九十二章(10月6日第九更!求月票!)

作者:吹個大氣球9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
一秒記住【飄雨小說 www.crdgi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本就不算太好的酒桌氣氛,瞬間降到了冰點。

    只是林國玲見紗布猛男眼里冒起兇光,立馬就半個屁都不敢放,只能聽他一邊用擠眉弄眼的享受表情吸著煙,一邊看著她道:“以前老子兩塊錢能吃完帶肉的面,現在兩塊錢只夠一碗清湯白水面,以前老子借你七萬八,按道理滾到現在,算利息你還我十七萬八都不算過分,八八年這邊房子都還沒修,老子拿七萬八在這里買幾間房子,拆遷款都能拿三五十萬回來?你特么自己用腦子好好算算,你八八年借我的那七萬八,現在能值多少錢?”

    林國玲有點慌了,畢竟是真金白銀的問題,再傻也不能自己往火坑里跳,忙大喊起來:“你這個話就沒道理嘛!七萬八就是七萬八!哪有什么八八年、九八年的!我借我兄弟五萬,我兄弟都不跟我算這個那個的,你這不是敲竹杠嗎?!”

    “老子敲你竹杠?”紗布猛男笑了。邊上的紗布萎男也呵呵呵地發出尖利的笑聲來,一邊笑還一邊手速飛快地剝花生,能多吃一口算一口。

    兩個人正笑得林國玲有點懵逼,紗布猛男突然一變臉,很有電視劇反派風范地猛一拍桌子,把站在不遠處觀望情況,隨時準備報警的克勤以及他店里的兩個伙計,全都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老板!”紗布猛男沖克勤吼道,“要是有人八八年借你七萬八,到今年才還你七萬八,你特么肯不定!?”

    克勤想了想,覺得這個問題里頭有問題,便想耍個太極,一臉厚道的呵呵笑道:“八八年的七萬八,跟現在的七八萬肯定不一樣嘛,可人家要是真的沒錢,那能怎么辦啊?”

    “行了!馬拉個幣油腔滑調,做生意一點都不老實!”紗布猛男見外援不給力,直接剝奪了克勤的出場時間,轉回頭來拿著筷子猛敲桌道,“阿玲,你兄弟不跟你把賬算清楚,那是你兄弟心胸大,家里有錢!人家是名人,不跟你計較這點小東西!老子跟你兄弟不一樣啊,老子特么還要吃飯的,咱們今天這個話要是不說清楚,你今晚也不用走了,我一條命換你一條命!”

    林國玲慌了,喊道:“你這人怎么說話不算話啊!不是說今晚不讓我還錢的嗎?”

    “媽個逼!老子哪里說話不算話了?!老子那句話說要讓你還錢了?!”紗布猛男把桌子拍得啪啪作響,林國玲的那杯酒都被震倒了,啤酒流了一地,流得克勤心疼。

    這狗逼養的東西,再拍桌子就要被拍散了!

    桌子不要錢的嗎?!

    克勤很憤怒地在心中咆哮,邊上兩個伙計很雞賊地問道:“老板,要不要打電話?”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克勤保持理智,先忍為上。

    現在屁事沒有就報警,明顯是最糟糕的做法。

    而且萬一把這幾個貨惹毛了,明天、后天、大后天的生意還做不做了?這群廢物拍廢一張桌子,成本最多十塊錢。明天要是抬一桶大糞過來洗地,媽的那損失起碼就是好幾百倍啊!

    再者說,這里頭還有老林的姐姐,局勢太復雜。

    必須得謀定而后動,最好就是這幾個貨喝完就走……

    這么一想,克勤突然對那張桌子也不怎么心疼了。

    就當花錢消災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讓你還錢嗎?我有讓你還錢嗎?我是說把錢的問題說清楚,該還多少說清楚?這么簡單的一句話,你這樣都聽不懂嗎?!”紗布猛男對著林國玲一陣咆哮。

    林國玲被吼傻了,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三分鐘剝了半盤花生的紗布萎男,這時候終于吃得盡興,在衣服上擦擦手,上臺唱紅臉道:“阿城,有話好好說嘛,阿玲都被你嚇到了。阿玲,阿玲……”

    萎男拍了拍還在腦子宕機的林國玲。

    林國玲回過神來:“啊啊?我我我……我在想事情剛才,你們說你們的啊!我聽著呢!”

    紗布萎男笑了,笑得和藹可親,說道:“阿玲,阿城的意思呢,很簡單。就是你只還七萬八肯定不夠啊,就算我們不算你利息,一分錢利息都不算你,我們就算算,那時候的七萬八,放到現在能值多少錢,這個總該算清楚吧?”

    林國玲沒招了,反問道:“那你說能算多少錢?”

    紗布萎男比出了兩根手指:“少算一點,二十萬,總該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萬?你要我的命啊?我上哪里給你找二十萬去?!”林國玲喊得都快哭了,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,一方面是被嚇的,另一方面,也確實是被逼得夠嗆,精神臨界崩潰。

    紗布萎男卻露出一副輕松的表情,拍拍林國玲的胳膊道:“二十萬對你們家算什么錢啊?”

    林國玲說實話道:“我欠我弟的五萬,我弟都不用我還了,你讓我再找他借二十萬,我就算有臉開這個口,他老婆也不會同意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啟動看戲模式的克勤聞言,不由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同時又暗暗在心里給老林點了個贊。

    八八年被親姐姐騙走五萬塊錢,現在一分錢都不用她還。

    一個人要修行幾輩子,才能修來這么好的兄弟啊……

    林國榮!純爺們兒!

    克勤心里正給林淼一家人做著道德評分,邊上的紗布萎男,看樣子就知道明顯是在給林國玲洗腦地逼逼起來:“阿玲,我說你也是笨哦。你弟弟現在是什么人啊,錢借不出來,關系總能借吧?你是林國榮的親姐姐啊,你知不知道你這個身份值多少錢?”

    林國玲有點恍惚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嘖!怎么還是不懂?”紗布萎男露出一臉嫌棄,轉頭對紗布猛男道,“阿城,你跟她說!”

    紗布猛男看萎男一眼。

    萎男技巧拙劣地,跟紗布猛男交換了一個連煞筆都能注意到的眼神暗號。

    紗布猛男不由微微一笑,然后擺出一副深沉的表情,望向林國玲,很高端又很神秘的架勢道:“阿玲,你知道我們兩個,現在在做什么嗎?”

    林國玲傻傻問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紗布猛男肅然開口:“我們現在,是搞大投資的。”
11选五选胆方法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