飄雨小說 > 嬌華 > 459 行個方便(一更)

459 行個方便(一更)

作者:糖水菠蘿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
一秒記住【飄雨小說 www.crdgif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久違的暖陽重臨大地,穿透遍布的塵埃,照入古都,終于讓永安在狂暴漫長的風雪后迎來些許光彩。

    后廚溢滿藥香和湯香。

    載春將藥倒好,小心放入托盤里,端起來離開。

    后院新聘來的柳廚娘拎著一只現殺的烏雞從后門回來,見狀喝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載春像是聽不到,加快腳步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讓你站住!”柳廚娘大步跑來,同時讓其他人攔著她。

    聞言趕來的林仆婦也大喝一聲“站住”,直接去奪載春手里的托盤。

    滾燙的湯藥濺了出去,載春死死抓著托盤:“你干嘛呀!快給我松手!藥都要灑了!”

    “誰讓你碰藥了!”林仆婦豎著眉毛叫道,“給你的活你干完了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,松開!”載春想將托盤往回奪,力氣上哪里會是林仆婦的對手。

    兩不相讓下,林仆婦忽然一用力,將整個托盤打翻。

    藥碗跌在雪地上,湯藥在霜雪上澆出一陣白煙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呀!”載春帶著哭腔叫道。

    林仆婦在裙褂上擦著手,沖后邊來的曾仆婦說道:“藥灑了,再去煎一碗,看仔細了,別讓不該碰的人碰。”

    說著,斜瞟了載春一眼。

    載春眼眶紅通通的,氣得發抖。

    林仆婦看都不看地上的托盤和藥碗一眼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“東西都拿不穩,怎么辦事的!”柳廚娘沖載春罵道,“快收拾了,干活去!”

    載春扁著嘴巴,忍住不哭,蹲下身子將藥碗收起來。

    楚管事站在二樓最南側,憑欄望著后院這一幕。

    看著載春將東西收拾好,起身離開,楚管事冷哼了聲,這時聽到另一側樓梯傳來腳步聲。

    “楚管事!”伙計看到楚管事,幾步并一步跑上來,“楚管事,又有人來找娘子了,這次來了好多!好幾隊人馬!”

    說著將手里的簿子遞來:“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管事才歇下來沒多久,喝了口茶來這里吹會兒風的,疲累接過簿子,說道:“程掌柜什么時候回來,你去催催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”伙計應道,“不過這幾個,楚管事您給排一排,下面的人等我回話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老樣子吧,東家還在談事呢,不是非見東家不可的,那就我和程掌柜見,其余的按先后秩序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這個,”伙計將楚管事手里的簿子翻開幾頁,說道,“這幾個人想要插隊,他們特別兇,是個女人帶頭的。”

    楚管事垂頭看去,說道:“顏夫人?誰啊,我咋沒聽過這號人物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會殺人,”伙計很低的說道,“他們身上帶著殺氣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給我等著,”楚管事將簿子一合,“殺氣,來找人辦事就別帶殺氣,不然就給他們神氣看!”

    趙寧坐在窗邊,慢慢的喝著茶。

    天邊燒著滾滾濃煙,來自于永安皇城。

    雖然京城還有京兆府在,可以暫時控制住大局,但皇城著實太大,沒有那么多的人力去全力看護。

    不斷有壯滿膽子的團伙闖進去,燒殺掠奪,而但凡只要有一個人從皇城里滿載而歸,就必然能引更多眼紅嫉妒的人結伴去搶,到現在,大約已死了一百多個留守宮里的內侍和宮女了,好幾座宮殿被放了大火,甚至無人想去撲滅。

    趙寧望著那些濃煙,手指輕輕轉著唇下的茶盞,目光悠遠。

    對面的兩個男子一直在說話,盡量不想去看趙寧缺失的唇,可越是這樣,視線就越是不由自主的望去。

    終于說完,他們停頓了下來,看著趙寧,也不敢去問對方到底有沒有在聽。

    “好,”趙寧說道,“要多少銀子。”

    “存貨太多,我們的意思是,這個數……”對方伸出手指來。

    趙寧看去,說道:“三十萬兩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,是三萬兩。”胖一點男人忙說道,生怕趙寧不談了。

    “三萬兩?”趙寧挑眉,“你們不怕虧慘了?”

    “但是,要現銀,換算成金子也行。”男人說道,小心翼翼的觀察著趙寧的神色。

    虧慘是必然,囤這些貨就欠了一屁股的債呢,可沒有辦法,這些貨不可能帶出京城了,并極有可能被人搶光,還不如能換多少錢是多少。

    “實在不行,”男人又道,“要不,換點糧食?”

    “現銀吧,”趙寧說道,“必然是要現銀的,五萬兩,如何?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,和同伴不解的看著趙寧,懷疑聽錯了。

    趙寧已放下茶盞,去拿紙筆了。

    兩個男人看著她真的白紙黑字在寫,也不敢問為什么,等快落款時,趙寧抬起頭問道:“你們,確定要談這筆生意嗎?”

    “要,要的。”胖男人說道。

    同伴也點頭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趙寧應道,在筆下落款。

    一共三張,她簽好名字,按下大拇指的印泥。

    兩個男人也落下名字,逐一按下指印。

    搞定后,兩個男人終于松了口氣,起身離開,仍沒有多問什么。

    樓下大堂滿是人,見兩個身穿華服的男人下來,不少人不悅的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這也太久了,這樣一來,還得等多久。

    兩個男人非常會看臉色,尷尬沖眾人笑笑,抬腳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經過大廳東南側時,他們被一旁的幾人吸引,轉頭看去。

    正中坐著一個女人,罩著青色緞衣,些許發絲微挽,其余長垂,臉上蒙著紗,眉眼很好看,不過眼睛不似少女飽滿,四周有不少細紋。

    有些……眼熟。

    似乎注意到他們的目光,女人抬眼望來,眸光冰冷。

    兩個男人忙收回目光,離開大堂。

    “看樣子還要等很久,”顏青臨身后一名男子說道,“夫人,我再去說說?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顏青臨說道。

    她時間不多,的確沒有耐心去等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伙計拿著簿子從內堂走來,邊看簿子邊喊道:“抱歉抱歉,哪位是翟掌柜?”

    “我,是我。”一個有些歲數的男子站起身。

    伙計就要過去,顏青臨身后的男子高聲喊道:“是我們!”

    說著,男子走出去,看著那名翟掌柜,目光警告:“這位管事,行個方便?”
11选五选胆方法技巧